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,欢迎扫一扫 ▲

手机访问地址:m.zenryokutei.com

最新娱乐平台送体验金

时间:2016-12-18 18:15:02 来自:心灵感悟  阅:
  作者:飞行官小北

  前段时间,我很欣赏的歌手在唱歌比赛中唱了我喜欢的一首歌,《灯塔》。唱之前她说了几句话。她说那几句话时呼之欲出的一腔坦诚,我一听就知道了,知道她在这几年里经受了比常人更多的苦难。这是她的选择,也是她的宿命。她说她年少轻狂时经常说,别人能不能听懂她的歌,无所谓,因为她要做她自己。

  做自己实在是人世间太常见、也太艰辛的三个字了,真正做过自己的人都明白。他们都曾在年少时的某个平凡夜晚郑重许出过这三个字,那时他们并不知晓,许出的是命途里本应平坦安宁的很多年,即将接踵而至的、无因的万千苦难,已经悄然等候在次日清晨睁眼的那一刻。

  对于这一点,我实在也算是有发言权的了。虽然我并未对自己许下过如是的诺言,也的确不认为做自己就有多么独特和光辉,但我却清楚地知道,无论我情愿与否,做自己这三个字都无可奈何地刻在了我的骨子里。这些是我于多年前,从一位前辈看我的眼神里发现的。

  我上大学时曾选修过古典文学鉴赏。至于一个在工科大学修工科专业的工科生为什么会选修这个,初衷我已经记不得了,当然也记不得在这门课程上学到了什么,但我仍记得授课的女教师对我说的那句话。

  这位女教师曾是清华数学系本科毕业的一位女大学生,工作两年后考了北大文学系的研,毕业后就到我们大学文学院工作了。她是被骗来的,是被我们这所工科院校扬言要向综合型大学发展时画的大饼骗来的。从她过去的经历以及私下里的几次交谈来看,她是一位做过自己的人。在我退学前和她进行的最后一次聊天中,她用一种怜悯的、慈爱的、出院的人对仍未康复的病友才会用的眼神看着我,说:你要做好心理准备,你以后一定会活得很苦。

  女教师预测对了,退学后的这几年,我的确过得异常苦。可话说回来,谁又不苦呢?苦实在是世上最没法儿喊委屈的事,就如同在喊我为什么是人一般不可理喻。

  我的朋友光光给我的形容是驴。他说我给他的感觉就一个字,倔。可以拐弯的地方非要直着走,可以妥协的地方非要反着来,就那么赤裸裸、光明明地在这片被人情世故笼络住的大地上我行我素着。

  其实光光形容得再准确不过了,我确实像驴。但他解释错了,他啊,是故意错的,给我留了个面子,也给所有愿意做自己的人留了个面子。

  其实做自己的人哪里是不愿拐弯呢,明明就是不会拐弯啊。哪里是不愿妥协呢,明明就是不会妥协啊。这绝不是一种变相的自我夸耀,不是一边拍着胸脯说爷不会,一边对语气里的桀骜不驯深感自豪,一边感慨世态炎凉,一边对自己的不识时务孤芳自赏,就是字面上的“不会”,是一种能力上的缺失——做自己的人,明明就是除了做自己,再不会别的了。

  做自己,从来都不是一种选择,而是一种宿命。

  后来,我的眼睛里也会出现那种带有怜悯和慈爱意味的眼神,尤其是读完一些粉丝发来的私信之后。我仍记得某位粉丝讲述完做自己带给她的遍体鳞伤的际遇之后,说的那句让我至今想起仍会眼眶发红的话。她说:无论如何,我不后悔,我一定要明明白白活我这一生。我一定要,明明白白,活我这一生。

  我知道,我为这位粉丝心疼,何尝不是在心疼当年的我自己。就像那位女教师,她怜悯我,何尝不是在怜悯当年的她。

  前两年我特别喜欢GALA的那首《追梦赤子心》。有一句歌词,每每听到都会让我热泪盈眶:“命运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,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。”这样的歌词和句子还有很多,总结下来其实都是一句话:我不改,反正我不改。有一种即使知道结局是沉溺也要下潜,即使知道结局是殆尽也要燃烧,一边不断遭受着命运不知疲倦地玩弄,一边不变初心地痛哭流涕着说我不后悔的,伪装成潇洒的狼狈劲儿。

  其实,做人哪有不后悔的。

  不后悔这仨字儿啊,太费尊严了。不外乎是说给自己听的慰藉:给昨日的自己挽挽尊,给明日的自己壮壮行。人活于世,一天比一天明了通透,怎能不嫌弃年少懵懂。若真能不后悔,不是原就没走心,就是傻到忘了疼。

  做自己的,就更不敢说后悔了,活得本就是一口与命运抗衡的劲儿,一旦后悔,就直接否定了自己的本。但,当终有一天,当意识到“明明白白地活”并不能让生命高贵多少、广阔多少的时候,意识到与其纵情燃烧不如苟延残喘的时候,意识到度过这一生的最佳方式竟是难得糊涂的时候,意识到自己给自己的命途带来的多舛,让自己失去了原有的一切的时候,总会在多年后的又一个平凡夜晚,对当初许下做自己的同一片夜空,流露出后悔的神色,对吧?

  唉,可惜的是,不对。

  做自己的人是不会后悔的。做自己的人,虽然常常会在夜深人静时嘲笑自己的一意孤行,但却会在每一个清晨睁眼的那一刻,再一次下定决心,重新踏上做自己的那条道路。因为他们坚信,在那条道路的终点,有一道能让他们彻底推翻众人的,能为自己正名的光。

  那位做自己的歌手在翻唱《灯塔》之前,还说了另外一句话。她说她现在真真切切地认为,再怎么样去孤芳自赏,她也是孤单的,她想与人接近,她想她的音乐与人接近。我一开始以为她说的是冠冕堂皇的客套话,毕竟做自己的人是不会轻易妥协的。直到《灯塔》的伴奏一起,她一开嗓,我才明白,原来她说的是真的,她已经在属于她的那条做自己的道路上,走完了全程——当她唱到“突然领悟,铭心刻骨,勇敢地放声痛哭”时,她双眼含泪,不断点头,像是赎罪一般,紧紧按住了胸口。

  那是她在为终于走到了做自己的终点,喜极而泣的样子。

  而她等来的,并不是那一道光。

  朴树在沉寂了将近十年后,带着《平凡之路》重新出道了。他被记者问过这样一个问题:“作家弗朗索瓦兹·萨冈在其作品《肩后》中曾说,精神健康状况欠佳,都是野心造成的,你认同这个说法吗?”这个问题尖锐得吓了我一跳,但朴树的回答更是坦诚得吓了我一跳。朴树说他非常认同,他说文艺是个化合产物,里面有特美好的感情,也有欲望和名利心。

  我当然知道,他就只能说到这里,点到为止了。

  我斗胆替他说下去吧。

  做自己的人,也是一样。做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件纯粹的事情。除了欲望和名利心,做自己的人还需要在做自己时,让世人都能够倾听和认同他们心中的自己。做自己,从来都是一道独裁般的野心,一道既要随心所欲地活着和表达自我,又要世人为其所表达的自我摇旗呐喊的野心。

  这道野心因为将自己放大了无数倍而愈加不切实际,而这份不切实际所导致的命中注定的挫败,所产生的愤怒和迷茫,就是做自己的人,为宿命带来的第一个苦难。那位翻唱《灯塔》的歌手一定也经历过这种苦难。我虽然不知道她这八年中到底发生过什么,但我知道愤怒和迷茫对她来说是如影随形的,而这种愤怒和迷茫的终点,就是她对自我的怀疑和否定,而这就是做自己的人,为宿命带来的第二个苦难。她说她有段时间为了让更多人认同,为了拥有更多的歌迷和粉丝,做出过妥协,她嘲笑过去说的那句“你们爱听什么,我就唱什么呗”,语气里充满了对当年的不满与不屑,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妥协过。这就做自己的人,为宿命带来的第三个苦难。一种伪装成妥协的,消极抵抗。

  这就是那条做自己的道路的尽头。等候在终点的,并不是那一道能让他们彻底推翻众人的、能为自己正名的光,而是一直支撑他们做自己的,那个早已被他们自己神话了的,自己的死。

  这就是做自己的全部答案。这是每一个做自己的人都无法选择和避免的宿命,一段必经消亡和复生的,重新认识真的自己的宿命。而那位翻唱《灯塔》的歌手在唱台上双目含泪的样子,也并不是在惦念那个死去的自己,那是在为她“自己”的死,庆贺的样子。

  因为在那之后,留下的,才是真正的纯粹的自己,一个洗尽铅华,返璞归真的自己。

如果这篇文章对您有帮助,请分享给身边更多的朋友!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    匿名评论
  • 评论
人参与,条评论